Schwarzes Papier

Ich schreibe mit schwarzer Tinte.

Archive for the ‘梦中的英雄’ Category

创作,游戏、战报或类似。

点子

Posted by Brian 于 2009/06/30

EQ式任务,对任务描述关键字提问以获得更多任务描述,每个任务都有关键字。关键字为NPC、地点、事件、物品名称。当玩家与NPC对话时点选关键字,则对话内容提示相关信息(可预设)。

与NPC的对话内容选择项中提供“关键字”项,提示目前所接任务中提到的关键字,NPC对话提供的关键字与NPC建设定关系相关。

NPC有相对独立活动范围,有相对独立活动日程表,并由日程表决定当前所在位置。

为随机任务。不同的任务提供NPC提供内容、目标相似的任务,完成目标的NPC随机,任务奖励相同或相似。


等级分人物等级和职业等级。

人物等级提升获得升级点数,使用升级点数换购属性、人物天赋等,天赋须在NPC’处换购。

职业等级只能通过职业任务链获得提升。职业任务只能独立完成,包括回答问题、技能操作及相关普通任务组合构成。完成任务链后提升职业等级并可学习相应技能。任务失败后需再次提升人物等级才能再次进行。职业等级限制人物等级上限,无法提升职业等级就无法获得人物等级上限,在人物等级上限进行职业任务失败后重新进行职业任务需获得此人物等级等量XP,但无法提升人物等级。


技能以职业等级为基础提供效果,人物等级提供效果加成。

技能包括基础技能、效果、进阶技能。

基础技能是独立技能,使用后可立刻产生效果。

效果不能独立使用,必须与基础技能配合使用,使基础技能产生额外效果。

进阶技能有基础技能与效果组合产生。一基础技能开始,表示开始施放技能,然后开始附加效果直至确认施放,以基础技能与效果的不同组合确定进阶技能的最终效果。

所有基础技能、部分效果、少量进阶技能可直接学习,其它效果、进阶技能需通过任务或自行研究获得。

 

Posted in 梦中的英雄 | Leave a Comment »

A World Ended

Posted by Brian 于 2009/06/11

9cwow时代结束了。

WOW是个好游戏,虽然之前也接触过一些其它的网游,但是说认认真真玩的,并且了解了该怎么玩的,wow是第一个。

基本上是从公测末期开始玩的,然后把薛和郑健也拖下了水,那是在二区,背靠大树好乘凉,因为有几个同学玩得更早一些,所以投靠在他们的公会下。然后这一批人逐渐离开了,于是我们几个人一起辗转投靠了几个公会,不过每当我们3人因为某些原因退会之后,那个工会就很快不行了,于是我们戏称自己“公会杀手”。大三大四玩得是很快乐的,尤其是进了桃花岛之后,那段时间的wow体验很棒,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人。

毕业之后账号被盗过一次,于是渐渐的兴趣也淡了下来。回到武汉之后,因为论坛上的朋友们决定一起再战wow,于是重新又开始了征程,直到9c因为和暴雪、网易之间的原因而结束运营。

虽然早就知道wow即将停止运营,但是具体那一天却没有注意。直到6号的时候在群里看到说要上线拍照留念才惊觉原来这么快啊。可惜都没来得及看上最后一眼,我的人物还孤零零地流落异乡,再也没有返回故乡的那一天了。

CWoW
9C 更新的最后一个版本。

CWoW
本来想上去看最后一眼,结果还是要更新。注意版本号,这个就是号称被9C最后乱改的版本。

CWoW
版本说明

CWoW 9C
当时9C的wow官方站就登不上去了。

CWoW
终于更新好了之后的登录器,什么都没变,各区速度很好。只可惜灰姑娘已经回家了。

CWoW
企图强行登录的结果。

CWoW
最后只能无奈退出。

CWoW
我的wow文件夹。


Posted in 梦中的英雄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

The Stranger through the Gate

Posted by Brian 于 2007/12/30

  空气中弥散着香甜和暧昧的气味,狭长的走廊里充斥着粉红色的昏暗灯光,穿着服务生装束的人在走廊两侧无数的包房和入口处吧台之间来回穿梭。来往走动的人中有两个身影坚定不移地向走廊的最里面走去。

  领路的人穿着并不像一般的服务生,衣服上多了些带有某些意味的装饰性花纹;紧跟其后的一个人把全身包裹在厚厚的斗篷里,宽大的兜帽遮住了脸面。

  他们在走廊尽头的最后一扇门前停了下来。这扇门和走廊里其它的门有些许的不同,不仅感觉陈旧得多,而且门上还雕刻了繁复奇妙的花纹。领路人抚摸着门上的花纹,然后回头对身后的人说了几句什么,大概在确认什么事情,然后就让开了路。后面的人看起来有些犹豫,又看了领路人一眼,希望能得到一点帮助,可是领路人对这目光视而不见,反而有些催促身后的人。那人显得很无奈,一边轻轻推开门,一边递给了领路人什么东西,然后慢慢走进了那间泛着幽黯光亮的房间。

  门又缓缓合上,领路人转过身,掂了掂手中的东西,心满意足地走向了长廊的入口。

  “铃”,门上悬挂的铜铃响了一声。

  坐在门边桌后的人放下书,盯着入口看了几秒钟,没什么动静。他看了看桌上的一封信,又拿起书继续看了起来。

  “铃”,铜铃再次响了起来。

  伴随着清脆的铃声,门开了。

  傍晚的细雨和一个人一起飘进了屋子。厚厚的斗篷和兜帽让人看不清来人的脸孔。这个人迅速地扫了一眼屋子,看到了门边的人。他大概50出头的样子,头发虽有少许花白但梳得一丝不乱,眼镜后的一双小眼睛总是给人神秘的感觉。“你好,欢迎光临!”门边的人站了起来,热情地打了个招呼,“我是这间店的老板,他们都叫我文叔。”

  “你好。”门口的人平静地回答道,声音很轻。

  “信里说今天会有人来串门,一定就是你吧。”

  “我想是的。”那个人掀开了兜帽,“我是塞林。”兜帽下面是一张年轻女子清秀的脸,蓝色的眼眸中流露出孤独和疲惫,金色的长发遮住了耳朵。“他们说……”塞林不知道应该怎样继续这段对话,“他们说这里有人能帮我……”

  “哦?是谁送你过来的?”一阵冷风从敞开的店门钻了进来,文叔打了个冷战,“请进来吧。顺便把门关上好么?”

  塞林向前挪了两步,转身关上了门。“是一个叫潘的人送我过来的。他说这边一定有人能帮我。” 仍旧是轻声细语。

  “是他啊。”文叔对这个名字似乎并不陌生,“要得到他的帮助,你一定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是的。”这个回答让塞林显得很痛苦,“他拿走了……我的……记忆。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失去了哪一段记忆,又一次感到自己的一部分被硬生生地剥离。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不知道你需要怎样的帮助?”文叔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我们详细地谈谈吧,也许我的朋友们有人能够帮上忙。请跟我来。”塞林看到文叔向她招手,便跟在后面,向店里走去。

  这是一间书店。门边是一张书桌,一盏台灯旁随意地放着几本书和一张折好的信纸。向前走下几级台阶,眼前是高大的书架,站立在柔和的木质地板上。靠墙的书架直抵天顶,中间的书架有一人多高,隔断了彼此的视线,整间屋子看起来好象一座小型的迷宫。房间的最里面有一座旋梯。循梯上了二楼,这一层书架没有一楼那么多,但是零星分布着茶几和椅子,是个可以静心看书的地方。四周的墙上有几扇紧闭的门。房间里很安静,只是雨声渐渐响了起来。

  文叔随手指了指靠近旋梯的一张桌子,说道:“请坐吧,喝茶么?”随即转身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不一会他端着一壶热腾腾的茶和几只杯子走了出来。文叔倒好茶,又从不远处的书架上取出了三本书,然后坐到塞林旁边:“那么,来说说你的故事吧。”

  塞利捧起一杯茶,呡了一口,说道:“我不知道这到底是魔法还是诅咒。”她看了文叔一眼,又重新低下头去,“被禁锢在这具年轻的躯体里面,自我被撕裂,同时忍受着身体与心灵的折磨。几天之内体验从衰老到重生,全然的无助,清晰的痛楚,然后被撕扯、开裂。经历一次、然后重复,两次、五次、十次、一百次,或者,我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直至再也找不到自己。虽然我们的寿命比人类长久,但是没有人会愿意永生,因为我们理解漫长生命中的愉悦与悲伤。永生不是天堂,而是炼狱。” 

  “所以你希望能够找回自己的过去,摆脱永生的禁锢么?”文叔一边说着一边摆弄着手里的那几本书,皱了皱眉头,有些犹豫:“要帮助你看起来会是个艰巨的任务,不过我们会试试看。也许最后还是你自己拯救你自己。”

  雨声不知不觉小了,袅袅的茶香渐渐飘散在空气中,一楼仍旧很安静。

  “看来今天晚上是不会再有人来了。”文叔站了起来,把手中的书放了两本回书架,然后说道:“请稍等一下。”接着从旋梯上了楼。不一会上面传来文叔的声音:“嗯,还有几间空房,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住在我这里。”

  “谢谢,可是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付出的了。”声音大了些,只是文叔听起来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向我讲述你的故事吧,你所能够记忆的,过去、现在、未来,这个比所谓‘报酬’更令人激动。”

  塞林放下杯子,沿着旋梯轻轻走上三楼。这一层比二楼又要小一些,两侧各有几扇门,有一两扇门给人的感觉尤其与众不同。文叔指着
处的门说:“选一间吧。”然后把手中书递给塞林,说道:“先看看第一页,再决定是不是要读下去。”说完文叔就下楼去了。

  塞林挑了一扇最靠里的门,推开,然后吃了一惊。这里就好象是她记忆中最后的家,又或许是她所能想象到的最温暖的地方。她轻轻坐到床上,害怕这只是一场美梦,然后她想起文叔递给他的书。书并不厚,但是感觉十分沉重,厚实的封面上题着书名——《无尽之路》。

Posted in 梦中的英雄 |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