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warzes Papier

Ich schreibe mit schwarzer Tinte.

书店blog搭建

Posted by Brian 于 2010/09/26

本以为新折腾一个blog会很麻烦,实际上却简单得出乎我的意料。

之前就接受建议,准备给书店搞个blog什么的,用于发布新进图书、优惠信息什么的,正好看到有各种免费顶级域名可用,于是就留了个心。然后看到菊子曰的wpmu提供免费绑定域名,于是就决定用这里的了。

在准备之前先曾在本机建了一个wp的,算是做预备,选择模板、插件、给blog做框架什么的,因为最先想搞个独立的试试,不过空间很难申请到,最后才选择了菊子曰。使用了单独的用户名、邮箱,申请很简单,wp的后台也大同小异,没什么困难就直接可以上手。导入了本机上导出的数据之后,稍作调整就完成了,之后就是申请域名,之前看到广告,选择的是DotTK。之前申请过一次,不过不知怎么回事失败了,还损失了“kaiyue”这个好几又直接拼音域名,这次也考虑了几个选项,不过大多比较长,最后“灵光”一闪变出了“kayue”这个,和拼音相似,也不算长,不过可能不是很好记。按照说明进行了设置,本以为很快就会有效果,实际上等了一天才看到实际结果,不过还是很高兴完成了一项新的尝试。

http://kayue.tk/

菊子曰 本文用菊子曰发布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

麻烦不断

Posted by Brian 于 2010/09/15

前几天凉了过后,似乎又开始有点热起来了。

街对面的大铺子已经似乎租了出去,这几天也开始折腾了:拆掉了楼外的广告,楼里也开始叮叮当当地拆来拆去,街面上一下子就嘈杂了起来。与之相对的,我这里也越发的冷清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这里总是很冷清,开业至今,已经接待了无数非客户流量。

通常都是来问路的:XX小区怎么走一类的,有的我知道,有的却不太清楚,但问题是我的隔壁就是个做房产的,你们这些人是不是眼睛都长屁股上,脑袋掉肛门里了,傻头傻脑地跑我这里问路,宁愿冒着大夏天白白挨晒的风险也不愿意咨询专业人士。

要不就是来问铺子价格的:年后这边的铺子似乎也稍微火了起来,前后看到新开了好些店子,花都外面的店铺都满了,于是都开始纵深向明珠这边的铺子进发。问来问去无非就是租金多少、店子面积多大、生意好不好什么的。我旁边另一家门面是个无水无电无房产的三无门面,原本是个消防通道什么的,开发商两头一堵,装个门牌就摇身一变成了个铺子。就这样居然也有人兴趣高涨,有的人还提出:从我这里接电接水,他那边再安个表,每月付我水电。

这两天情况又有了新的变化。

先是前两天店里来一女的,不高、圆脸、一头龇牙咧嘴的短发、手里还拿着大概是小广告一类的一叠卡片,一进来就先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一边夸说:“帅哥好厉害,年纪轻轻就自己开店。”说话的语调神态不禁使是我直接想到了“无事献殷勤”一类的短语。在店里转了一圈,拿了几本旧杂志(以前买的旧杂志,1块1本),付了钱,就又开始说话了:小区再往里新开了一家营养餐馆,很不错的,全国已经开了xxx家了,今年武汉计划要开xx家。看我兴致不是很高,她又问我生意怎么样,收入好不好,然后忽然话题一转,说:你看我在社会上这么多年,做了好多工作,现在加盟了这个营养餐馆,立刻就自由了,不像你这样被绑在了店里。我心说:我现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到时候就算给你打工,还不是一样被绑在你的店里。回答说:我有我的理想。她又说:“穷人的孩子是没有资格谈理想的。”穷人的孩子没资格谈理想,就活该一辈子浑浑噩地挣钱混日子吗?我没怎么搭理她,她继续说:这个社会是由富人支撑的,我看你收入也不高,怎么给社会过贡献呢?虽然在目前看来似乎也不是很错误的话,但这个社会什么时候变成由富人支撑的了?如果收入高才是给社会做贡献的话,那三聚氰胺们、毒疫苗们、外逃干部们果然是给社会做了巨大的贡献啊。你叫那些维权律师们、反强拆钉子户们情何以堪!

另一个就是我绝对没有想到的,已经开始,或者说很久以来,就有人觊觎我这个小铺子了吗?今天一天居然两次碰到有人问我铺子转不转,有个家伙还假装和我很熟的样子,我说不转,他居然还脸色一冷,怒视我半秒钟。此人先是借口说电动车没电了,想要在我这里充电,我说不行,居然还软磨硬泡,死缠烂打,最后只好用活生生的实施打败他:他的充电线不够长。然后就开始说想要铺子。我一口咬定不转让,态度坚决。你要铺子着后边多得是,这铺子位置不错凭什么你来了一说转让我就得看你脸色行事,被拒绝了还脸色一冷。最后还假模假式地买了本杂志,但这也不能让我对你的看法改观。

凭什么来回来去都找我麻烦?就因为我店小人少势单力薄吗?我只是因为没有空调夏天不得不全天开门。

明天就在门上贴个新条:“本店不提供问路充值充电及店内停车服务!”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

信心

Posted by Brian 于 2010/09/03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好一幅闲情逸致。只可惜现在淅沥愈凉地正下着秋雨,我这店里也是少人问津。

自从前段时间把老爸发给我的贺赋贴上blog之后,店里的光景转眼之间就一落千丈,每天枯坐,无聊至极。

今年的天气也和前几年一样,总觉得不太正常。都说今年没有往年那么热得长,但是前几年似乎并没有今年这么难过的感觉。店里没有空调,只靠电扇已经没什么作用了,最后不得不在下午最热的时候关门在家避暑——这么热的天,这个时间也没有什么人会愿意在外面跑来跑去的。除了在家睡午觉,每周去进书的安排是不能变的,而且因为去进书的频率问题,到目前已经有两次没拿到预定的杂志了。

想来想去,现在店里卖的最好的只有那么几种,读者、意林、知音漫客,卖得最好的书居然是独唱团,两次进货一共出了十几本。而提供优惠的那些书(折扣不高,多是9折,不单卖)却没什么人过问。然后就是小孩书出了一些,通常价格不菲。

书的种类不多现在确实是个问题(只有500多种),好在大多可以调换,时间长了的书还是拿去换掉,同时节约了成本。

开店4个月了,仍旧是毫无起色,虽然老爸来电话的时候总说“有信心搞好”。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