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warzes Papier

Ich schreibe mit schwarzer Tinte.

Posts Tagged ‘凤凰’

游记补完计划

Posted by Brian 于 2005/10/20

一个人写的游记自然会有遗漏的地方,于是寻找他人的补完吧。

下面是来自东方的Myloli:http://spaces.msn.com/members/YesMyLoli
恩,除了说我是“文学青年”,其它一概无异议……

凤凰游记补遗http://spaces.msn.com/members/YesMyLoli/PersonalSpace.aspx?_c01_blogpart=blogmgmt&_c=blogpart
无聊之余,跑去偷窥了许多朋友的BLOG。果然被我搜到了好东西……
    哑巴哥哥不愧为学德语的文学青年!!于是无责任的留下引用通告然后全盘COPY了过来!
 
于是我原先干巴巴的几行字得到了强有力的扩充:
   
http://spaces.msn.com/members/YesMyLoli/Blog/凤凰游记
虽然都是些流水帐,但总比我那寥寥几行字看起来舒服的多。粗略看完后,发现哑巴同学似乎漏掉了此次旅行中让我记忆最深刻的几件事……

    首先要说的是第五天在都罗寨带回了小正太田广。都罗寨不光山好水好风景美,一个淳朴的土家小男孩田广给我们增添了更多乐趣。他机敏能干能说会道:珍珠布瀑,神龛岩,双象合壁,鸭砻井……把都罗寨一道道风景,一个个传说故事描叙的绘声绘色。中途的水路,还一边给我们撑船一边给我们唱山歌。虽然十一岁的小田广嗓子里还带着点稚气,但毕竟是大山里的孩子,一曲曲山歌在山谷里回荡,还引来了对面山中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姑娘的对歌。最后田广还和另一条船的船夫拉起了比赛,他熟练的撑船动作一点都不比老船工差,最后以半条船身的优势带着我们率先上岸。上岸后上山的路上他还给我们讲起了这旅行中的猫腻,我们连呼上当!原来好多景点的门票都可以打到很低的折扣,我们一路上多花了不少冤枉钱。大家一致同意邀请田广做我们的专职导游!这小机灵鬼满口答应,由于家里人到田里劳动去了,他仅仅在寨子里和妹妹打了个招呼说出去玩,便跟我们一起上了我们的车跟我们回了凤凰……
     田广来了,旅店的老板娘也挺吃惊。加一双筷子多烧一碗饭这道无所谓,关键是他晚上睡哪里?现在来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床铺安排把。由于是家私人家庭旅店,所以旅馆的房间并不多。两层楼的古朴木制结构阁楼:一楼是大的客厅和两间卧房,其中一间三人间因为有电视和单独卫生间,所以让给了我们同行的三个女生。另一间客房有电脑,看似主人的书房室。二楼有三间间客房,靠里的一个双人间因为有电视,被带了PS TWO的左手霸占,和他关系较好的LOOK也理所当然的入住。我作为大哥和哑巴只好睡另一间没电视双人间。二楼的另一间客房有一张双人席梦司,还有一些大衣柜等家具,我们入住的头两天晚上,旅店的老板和老板娘便睡这一间。今天旅店又入住了一位新的旅客大肥猫,大肥猫入住后,老板便把此间让给了他,自己去睡楼下的书房。
    如此算下来,我们一行七人加上大肥猫床铺位刚刚够。总不能让这个小正太和女生们挤一张床吧,也许这样正好中了她们的阴谋-_-|||。作为团队的老大,不能眼看着邪恶的同人女们的阴谋得逞,只好把自己的床铺让给了田广。然后自己只有跑去和昨天入住旅店,今天和我们同行的大肥猫同睡一张双人席梦司。也许您要问:为什么不让田广和大肥猫睡一起?也许这也源于我们一行人的恶趣味吧,让一个淳朴可爱天真无邪未经世事的十一岁正太和一个刚认识不久不怎么熟悉并且满身标志男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的体毛的胖蜀黍同睡一张床,怎么也不让人放心-_-|||如此下来,只有委屈我这个做大哥的了——这不是我故意安排的!也不是有预谋的!而且我也不是GAY!我从前、现在、乃至将来以后也不会有这种爱好!!
    两个男人脱得只剩内裤躺在床上,床上只有一床被单。我们发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的时候,旅店的老板娘已经早找入睡了。我们一人扯着一张被单角躺在床上,这尴尬的场面让我们都睡不着。关掉灯,我找了个话题,两个人开始天南地北海阔天空。具体讲了些什么我都忘记了,只是不知道最后怎么心血来潮约定明天早上六点半起来爬南华山!不知不觉,两个人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然后我就开始了此次旅行中最难熬的一个夜晚。八月底已经是入秋时节,由于是山区,凤凰的天气变化无常。无数次的,我被冻醒,然后发现自己身上没有半点披盖。我摸黑找到了T恤穿上,并拉过半边被单。再次被冻醒,天已经蒙蒙亮了,看看表,六点十分。看着身旁的大肥猫紧紧的拽住被单熟睡的样子,我只有一脸的苦笑。坐起来靠在床头,找出前两天从集市上掏来的手工蓝布扎染披肩盖在身上。六点半准时把大肥猫叫了起来,看着他揉着眼睛惊奇的看着我的表情,我都觉得好笑。看看其他人都还没起来,我们两人决定独自上山。
    我们住的旅店就背靠南华山,之前和朋友们曾经登过一次山,那是在前两天的傍晚,登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由于山路上没有灯,我们没办法多做停留,只有匆匆下山。而大肥猫却是第一次上山,顺着小路上山,我已经是轻车熟路,一路上许多早起锻炼身体的当地居民。山不是很高,但路有些陡,一开始没做准备活动的大肥猫还没有上到1/4便喊我停下来休息。我不以为然,在旁边跳跃着给他打气,几分钟后我们继续攀登。这个时候我自己也开始觉得脚步有些变重了,可能是因为晚上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吧。两个人蹒跚的爬着,不行!我一定要坚持到底!!路上的一对初中年纪狗男女激起了我的斗志,西奈西奈!!我拉起大肥猫快步超到了他们的前面,于是很快便上了山。
    这该死的天气!昨天晚上还凉风袭袭,害我一夜没睡好,在我们登山回来后晨雾散开,这天气居然晴朗了。大家一致决定去漂流!!一个夏天终于有了全身接触水的机会,真让人雀跃不已。由于一艘船只能坐六人,我便和大家分开了,我所在的船上四男二女包括大肥猫,我自告奋勇的坐在船头。另一艘船上是同游的另外六人,三男三女。田广这个小家伙可是个浪里白条,他在缓流处一会跃到我们船上一会又游过去。整个漂流过程中的水流都不是很急,只是有几处湍流而已,但是最长的一处湍流确实让我们惊险了一回。我在船头正感叹急流勇进的快感的时候,听到身后一声惊慌的尖叫,身后的大肥猫不知怎么的半个身体落入了水中,他一手死死抓住船上的绳索,湍急的水中膝盖很有撞上岩石的危
。我撒开一只手使劲拽住他,同船的另几个男生也伸过去手。在大家共同努力下终于把大肥猫肥胖的身体拽上了船。还好幸亏大家的及时抢救,他只是受了几处搽伤。相信那水中的经历,大肥猫同学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漂流途中最让人振奋的就是打水仗这种古老而附有童趣的游戏了。漂流船上准备了碗大的水瓢,让我们更是玩了个够。瓢泼的水花打在脸上,那种抹都抹不过来,睁不开眼的感觉大家都尝了个够。最后两船贴近靠拢,大家直接把水透过雨衣往脖子里灌,水仗大战进化成了抢夺水瓢等泼水工具的大作战。更有同学跳入水中,妄图弄沉小艇。还有同学潜水登船展开白刃战,女生中间仙姐姐最先遭殃,被我推入水中=。=||混乱的半天后大家都疲惫不堪,我们只好休战上岸。
    上岸后,大家整理衣服,虽然每人先都有准备一次性雨衣,但跳入水中后就基本毫无作用。菠萝姐姐没有入水,脱掉雨衣后背部居然有一片是干的。我抄起水瓢,一瓢水朝她背后淋去,完完全全湿透了她上衣。她尖叫一声回过头来准备推我入水,我自知不妙抢先遁入水中,而她不知是没站稳还是又遭奸人暗算也一同落入水中。看到此景,本来以休战的岸边又热闹起来。某人在我不会游泳的大叫声中被推入水中,其间还上演了一幕美女救狗熊的场面。
    漂流过后,下午的目标是——奇粱洞。这是个天然溶洞,冻暖夏凉,洞内常年保持着18℃的舒适温度。但是由于上午大家水仗的疲惫并且都湿了个透,再加上洞内空气不是很流通,湿度过大,进洞后我就感到了舒服,大家的兴致也并不是很高。浏览到一半大家便都退了出来,只有哑巴一个人浏览完了长达4.8公里的全洞。等待的我和菠萝姐姐倒在洞外休息的长椅上就疲惫的睡着了。
    驱车回凤凰旅店,老板娘烧了只鸭,可是我昏昏沉沉一点胃口都没有。头几天都是比者看谁肥肉吃的多饭吃的多,今天只喝了几口白开水。
    几天旅行的疲惫,昨夜屡次冻醒糟糕的睡眠,早上漂流落水的浑身湿淋,下午又去溶洞吹天然空调以及后来无披盖的在大理石长凳上的小憩,我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了。
    身体微热,是在发烧。
    接过老板娘拿来的板蓝根泡上了一大壶,带在手上,坚持继续和大家去放河灯。一路上大家对我身体状况的关心真的让我感动不已,甚至强行把我绑架到医院,准备给我打针吃药。
    虽然前两天大家一同买了葫芦,并戏称我们七个是葫芦兄弟,但这个时候我真觉得大家是在一条藤上接出来的一样。虽然大家认识不久,能在这个异乡异地这么关心我,让我眼眶都觉得湿润。
    由于明天就准备结束旅行返航了,大家口袋里还剩多少钱我心里是最明白的。我其间向哑巴借了100块买返乘车票,其他几个人也所剩无几。这个时候在花大家的钱让我心里也难受。
    我大声喊到:“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我能坚持住!”
    我有信心!!
    那天晚上是个难忘的夜晚,跳岩上,沱江两畔,都留下了我们欢乐的笑声,我们剩下的旅费都变成了沱江上漂过的河灯。大家一边放灯一边嬉笑,数码相机里的AA电池被我们彻底谋杀。我们背起卖河灯的小LOLI带着她们在跳岩上跳跃,和她们留影,一直持续到十二点多。
    和菠萝姐姐座在岸边,看着其左手、LOOK和LOLI河里放着灯,看着另一群年轻人在水中泼水嬉闹,看着倒影在河里的的明月,看着远去的一片片河灯,耳傍还不知从何处传来阵阵二胡的演奏声。突然觉得那夜晚入秋的凉风也不那么寒冷了,忽然觉得自己就象活在梦中一样,一个不会醒的梦那该多好……
 
    写点东西果然真累!!本来只想写和大肥猫的同寝还有大家对我病情的关心结果写着写着就成了流水帐。以后还是不要有写东西的想法最好……
    最后要说的是,在那夜发烧后又在河边吹凉风吹到一点多,回去后虽然累的马上就趴下睡着了,但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多又被一身冷汗弄醒了。全身冷的发抖,于是裹在被单里,在大家友情和爱的支持下坚持到九点多钟,最后出了一身汗,烧也退了。
    一同的几位朋友,我要感谢他们给我带来了一次难忘的旅行
他们是:
大娃:东方,也就是我
二娃:左手,左老湿,盗撮狂
三娃:仙姐姐,仙兄贵,旅行发起着
四娃:菠萝姐姐,美女,女王樣
五娃:哑巴,学德语的文学青年
六娃:卢克,LOOK,朋克青年
七娃:太姐姐,太姬,大叔控
接下来的是来自波罗姐姐的花屋敷:
http://blog.msnfans.com/alice/
凤凰游记·壹
http://blog.msnfans.com/alice/?v=e&id=33174

看大哥五弟的blog上都洋洋洒洒的放出了凤凰游记,作为几个葫芦里blog更新最勤快的我却拖到现在还没生出来,这样的事教我怎能忍!?– -||||

于是,也来生一个。

因为实在过了太久,有些事已经记不清了,基本上是参考大哥和五弟的游记生出来的。。。– -|||||

8月19日下午出发,一行七人,目的地,凤凰。

凤凰团人员名单如下:(按葫芦排序)
东方、左手、伏仙、波罗、哑巴、卢克、太姬

仙提前到了我家,然后一起去家乐福买了些火车上吃的东西和简单的日用品,为了避免去年庐山团的愚蠢失误,这次格外地千叮咛万嘱咐对方要把买好的食物放进旅行包里。。。= =|||||
于是便招来578号坐骑去武昌火车站,集合地点是候车大厅旁边的KFC。
啊,顺便说一句,和仙一起去买车票的时候,在这个KFC遇到一伙法国人(貌似),就坐在我们对面打扑克儿,其中有几个男人长得那叫一个好,简直跟电影明星似的。
好,回到正题。我和仙到KFC的时候差不多大家都到齐了,挤在一张4人座小桌边,桌上堆满了旅行包。再顺便说一句,我临出发前没买到合适的大旅行包实在是太衰了,这次凤凰团我大包小包水袋的差点没被背带给勒死。。。orz
东方是最后到的,接着大家聊了一会儿便进站上车了,左手和
巴在过道的另一边享受二人世界去了,其他五人坐在一起。
途中太姐姐有给左手画肖像画,可太姐姐太善良了,以至于画出来的人很是正直。。。少了些左手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猥亵。。。- -|||||
我们买的硬坐的票,我只能说我还是太小看硬坐通宵了,后半夜那叫一个难受。。。(当然了,我们先不提回来时候的状况。。。orz)
我的位置靠窗,已经算够好了,这样靠着睡我都不舒服得很,何况是他们那些靠走道坐的人。。。。= =|||||
一晚上的折腾之后清晨六点到达怀化,再包车去凤凰,又是一路颠簸。
在小包车上仙开始跟之前讲好的旅馆联系,老板娘龙姐到城门来接我们。

白墙黑瓦,是凤凰给我的第一印象。
我们摆架的客栈“吉木”却是个典型的木质结构的老房子,没有临陀江是个遗憾,但是看在它便宜的份上,也算可以了。
何况龙姐人不错,房间里带卫生间,24小时热水,我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女生们住一楼的三人间,男生分两组住二楼的两个双人间。
在这里我必须要提一下,凤凰团成行之前,这个话题就已经被拿出来热烈的讨论了一段时间了,也就是关于四个男生怎么分配住房的问题。
基本上左卢的呼声很高,但支持左东的也不在少数,我个人也很看好哑卢。。。
然则这表面上看似平静实际上暗流奔涌的复杂感情纠葛就在入住吉木的第一天的那一个瞬间里,尘埃落定。
再坚贞的感情到了利益面前都立刻变得苍白无力。
PS TWO决定了一切。
左手卢克携PS TWO成功占领了那唯一有电视的房间。(不过后来听说是个黑白的- -|||)
真可谓得PS者得天下。
这样一来,PS TWO和GBA和电视就都在那一个房间了,大家可以想象那个房间有多么幸福。
然则就算他们抢得头破血流又有什么用呢?在仙兄贵的一声令下,PS TWO还不是得乖乖拿到一楼房间,在我们的彩电上耍。。。。=V=
在这里也有必要赞一下仙姐姐的铁拳,再一次让我坚信,御姐是无敌的。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之外的世界 | Tagged: , , | 1 Comment »

凤凰一周

Posted by Brian 于 2005/10/06

https://i2.wp.com/img013.photo.wangyou.com/2005/1/23/47309/200511256900201.jpg

http://photo.wangyou.com/id/1687995
凤凰

19号是个好日子。工作终于结束了,到了出去玩的时间了。
收拾好东西出门直奔武昌站的KFC。我比约定的时间早了约10分钟到,却还有人更早到。放下东西,买杯水喝,没过多久,大家就都来了。
五点十分,火车发动,我们的旅行开始了。
火车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人,而大家坐在一起也没有十分热闹地说笑。虽然平时在群里都聊得很开心,互相之间十分的熟了,不过这些人我也只是在寒假跑团和五一聚会的时候见过。和左手、仙姐姐和波罗都只见过一次,好像确实也没有什么话说。和真人交流一直是我不擅长的,太内向了也确实不好,可是却怎么也无法改变。下午很沉闷的过去了(我睡觉的时候也许真的很沉闷吧……)晚上打了会扑克,其余的时间就
只剩下睡觉了。
早上六点,经过13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到达了怀化,然后再从这里走山路去凤凰。本以为会是个宁静的早晨,可惜却被车站外喧闹的车声所扰
。这里比武汉凉一些,还有些飘雨。包了一辆车,凤凰就在眼前了。
汽车在蜿蜒盘绕的山路上行进,当青灰的屋瓦在一片林子后面惊艳地闪现出来的时候,我们便来到了凤凰古城。
小城依山而建,看得见层层的瓦片一层高过一层,掩映在翠绿的林间。沱江从山脚缓缓流过,给小城两岸的带来了无限的轻松与闲适。
我们住在老城,一条巷子里的小客栈。吉木客栈的主体结构还是木质,老房子总能给人一种巨大的亲和力。一楼的客厅很宽敞,从打开的木门向里望,左边是一排博物架,架子前面整齐的排放着一排木椅子;右边是饭桌和沙发。大厅正中的两根立柱支撑着这幢房子,木板承载着这幢房子的美好的时光。一楼有两个房间,靠右的是一个三人间,带有厨房和卫生间,女生们住这里。另一间是书房,除了一张大书桌和书柜外显得很空旷。这房间里有一张床,也能租来住人。顺着吱呀的木楼梯上到二楼,正对的是房东一家的房间,必要的时候也能拿来出租;向左的短走廊连接着另外两个房间和阳台,我们四个男生就住在这里。阳台靠里一点是二楼的厨房,烧柴的炉灶散发着煤气炉所没有的清新的味道。这
里像上还有一间阁楼只是可惜被废弃的杂物所堆满。如果改造一下,这里也许会是个温馨的所在。我们就在这家客栈安顿下来了。
旅途的劳顿在休息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在下午开始活动了。
从旅店出来,走上石板路,沿着它向前慢慢地走,路旁一间接着一间的房子风格十分一致,所有的房子都是两三层,所有和其它房子相连的墙
都有飞檐,不过感觉和以前见的不太一样。
石板路的尽头是跨越沱江的虹桥。它的下半截是桥,上半截做成封闭的两层建筑。虹桥的门面并不华丽,暗红的墙面很低调。一楼是一些小商店,二楼是一个小博物馆。一楼的商店除了工艺品店还有两三间小书店,书店卖的书都大同小异,基本上除了各种教辅,就是沈从文和黄永玉的书,以及各种关于凤凰旅游的书籍。而城里其它的书店也基本上是一样的内容,没什么新意,倒是无意间看到的一间动漫店里还有漫画和科
幻小说,着实令我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我们挑了家临江的餐馆,来凤凰的第一顿一定还是要好好地吃,更何况是左手许诺过请客的,自然要丰盛些。我们凤凰之行的一个目的就是“
大肥肉”,这一顿饭贯彻得很好。除了美味的食物,还喝了点当地产的米酒。这边的米酒味道比较重,酒味更浓。
晚饭之后我们开始逛城。从桥上下来,沿江的铺子贩卖各种工艺品,有好几家餐馆,有棉布蜡染店,有米酒作坊,还有更多的姜糖铺子。穿过一个城门来到河边,看到沿河两岸有无数的小摊。她门卖的都是同一种商品:河灯。用彩色的纸折成的花的形状,在中间点上蜡烛,然后再轻轻地放入江中任其顺流而下。有人说每放一个河灯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或许我也该试试。不过每天着几百几千只河灯,天上的神明怕是也头晕眼花忙不过来了吧。
但是我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这里卖河灯的几乎都是老人和小孩。而且老人们都守着沿河的小摊,而孩子们却在四处奔走,使尽浑身解数期望我们这些游客们能够多买一些河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放过自己做的河灯,祈祷每天都能够把河灯快点卖完,可以早点回家休息……

第一天晚上,我们就和旅店的老板娘约好,第二天的行程是老洞苗寨,她负责带我们去处理买票之类的事情。天气不是很好,虽然没有雨,却看得总好像是要淋下来一般。老洞位于一个山谷里,交通不便。据说是近几年才刚通了电,通了车。由于路程较长,往返时间花得很多,所以一般每天只有一两趟前往老洞的临时旅行团队。早上去,下午回,不过一天中大概得有近一半的时间是消耗在前往或者离开老洞的路上。
在售票点,我们见到了几个人:一个有点瘦的男人,一袭黑衣,裤子上还绣了一条龙,其最主要的特征就是他的墨镜,而且墨镜只有一块镜片。这人据说是老洞的寨主,听说大概和其它寨子的人因为土地的问题而引发了火拼,结果被射瞎了一只眼睛。另一个人是这里的学生,正在上高中。其实她是老洞人,大概是放假出来玩,趁着有车进山就和我们一起走这一趟了。小孩子很活泼,一路上能不停地说,不过在被要求唱首山歌的时候却又扭捏了起来。
坐车先走了一段山路,来到了沱江上游的水电站。因为水库蓄水了,我们去老洞的路也可以好走一些。首
先是乘船。水面上风很大,可是还有有两三个游客不愿呆在船舱里而选择站在甲板上,一边吹着冷风一边听导游讲故事。我们这天见过两个导游,都是老洞的本地人。和其它小城一样,年轻人都出去打工挣钱了,而老人和小孩大多都还是留在了这里,在寨子里我们所见也基本上是这样。年轻人并不多,主要还是以老年人和小孩为主。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年轻人,不过大概也仅限于在游览最后进行表演的那一些了吧。那位导游讲的大多是一些苗人的传统,和在我们看来的奇闻。讲了苗人的蛊和巫术,将了苗人的鬼和丧葬的故事
还讲了十分难得一见的“赶尸”,据说这就是港片里“僵尸”的原型。不过这实在很难得,我们自
然也无缘得见。
在水的尽头,我们下了船,接下来的考验是走山路。开始的一段十分好走,这里是一片开阔的谷地,放眼
望去,满眼尽是绿色的草地,和远处青葱的高山。就算是细密的小雨也挡不住我们高涨的热情,仿佛美妙的苗寨触手可及,只需再走一两步就能将其拥入怀中。可是现实总是比较残酷。宽阔的谷地只是这次跋涉的前餐。没过多久,我们就开始了真正的“攀登”。这里并没有路,只有农民们劳动走出来的田间埂道,和用石块堆垒起来的“路”。我们这一团人,绵延在蜿蜒曲折的阡陌之上,只顾自己走路,也没有心思听导游讲故事了。雨渐渐小了,雾气却渐渐上来了。抬头看,薄雾缠绕在山腰,远处的景物虚虚实实,却不明了。忽然就想起了仙剑,相似的朦胧,神秘的远方,望断愁肠却又理不清的爱情,好像就藏在了那层云
雾的后边。
漫长的跋涉总会有尽头,爬山涉谷之后,苗寨终于揭开了它的面纱。依山而建的山寨,从外面看好像并不
大的样子,只有进到里面才会发现复杂的来回巷弄让这个小山寨看起来被扩展成了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进山寨之前还有几道关卡过:一酒、二歌、三鼓。每个想要进入山寨的客人们都要喝一小碗苗民们自酿的米酒,游客们中间要推举一位出来对歌,最后还要有人对鼓。只有通过了三道考验,我们才能顺利地进入寨子。虽然早上出发的时候还比较早,不过一路跋涉也花了不少时间,到老洞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我们的午餐问题。简陋但丰盛,大家也吃得很开心。在雨后,游历记载着历史和传说的山寨,跟随导游一点一
点地看清这个奇异的世界。
我们的到来,孩子们恐怕永远是最高兴的吧。无论在寨子的什么地方,只要是有游客聚集,就一定会有一
大群的孩子们围在周围,他们从我们身上在了解外面的世界,他们最终也会走出山寨,进入城市,生活会因此而发生巨大的改变。而我们这一队人似乎更能赢得孩子们的好感。我们七个人从进寨子到离开一共才不过几个小时,左手和女生们身边却迅速聚集了许多的孩子们。不过,左手的言传似乎并没有对他们有正
面的影响,我怀疑这会对他们以后产生多大的影响,或者还是我多虑了。
最后离开的时候,我们还是能够在车上好好休息了。虽然这边通了公路,不过个人感觉来老洞的乐趣,大
部分还是留在了来时的路上呢,泛舟和穿谷的乐趣,城里的生活,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

第三天倒是很轻松。用两个词总结就是:吃饭、逛街……11点起床,集合,然后出去吃“早饭”……就在附近的一家餐馆,一顿早饭居然一半的菜是大肉:红烧肉、扣肉、回锅肉……吃饭能吃成我们这样,也真没有违背最开始的初衷。饭后就是对旧城的彻底搜索。沿着小街,一点一点地挪,一点一点地逛。几乎在每一个店铺前都停留一会,在每个小摊前都要拿着饰品把玩一回。不过拿一整个下午来购物似乎太浪费了,何况城里还是有一些值得看的地方,人文景观与历史内涵,这和优美的风景同样能够吸引游客的目光。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有些我们想去的地方,比如说沈从文故居,居然被收在了凤凰当地旅游套票线路中。而问题是我们并不想游览套票的所有点,于是这就会造成极大的浪费,再于是就是我们不得不放弃了一些这样的景点了。
下午有一站是一件祠堂,但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里实际是一座戏园,整个院子的主体是看
台,入口的上面就是戏台了。真正看过之后才发现,其实戏台不过是很小的一块空间,真的是走个两三步就从此放到了彼方,而这里同时也演绎了无尽的悲欢与离合、风流与传说。而我们七个人,在各自的舞台上旋转,偶尔也会在他人的演出中客串角色。或长或短,或喜或悲;可长可短,可喜可悲。只不过观众时而寥寥,时而蜂拥,很多时候都是人力所不能的。

说来,第四天大概是比较无趣的一天了。今天的目标是“书架堂”/“书家堂”/“舒家塘”,管它是哪个,反正就是这么个地方。这个地方以前也是个山寨,据说现在住的是以前杨家将的后代。加上后来这里出了许多状元一类的人物,于是这块地方也就跟着出了名了。
这里的导游好像也很有名,而且有一点很重要,这个老头子也是个会讲故事的
人。虽然他说话有很重的口音,不过,既然只是隔了一个省,大概还是能听个明白的。只是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遗憾。这里的文物的保护做得实在很不好。许多住房用作它途,改建和新建的房屋使这里完全没有了一个故宅应有的氛围。
下午是黄石桥古城,城不大,我们也没在城里逛。只是在城附近的一处XX园去看了看,除了石头,也基本上没有什么意思。最后我们还不忘返程路过南长城的时候在门口照了几张聊以存念。

第五天,我们在都罗。前两天是苗寨,这次是土家的寨子。山多的地方寨子也必然多是吗?来这里玩的人看来不少,而这里的小导游恐怕会和来这里的游客数量一样多了。我们刚到寨子门口,还没来得及进去,就立刻被一群叽叽喳喳的孩子们围住了。正在心烦意乱,想摆脱这群孩子的时候,有一个小孩只说了一句话,就立刻把我们吸引住了。这个就是田广,好像在这边还是个小有名气的家伙,于是我们决定就让他做我们的向导。山里的孩子和我们这些城里出来的就是不一样。他能就穿这一双拖鞋在这边的山岭之间飞快的前进,而我们只能尽力紧跟在他的后面,累得气喘吁吁。
这边的风景较之老洞山谷中的又是另一种感觉。这里感觉更明快,大概是因为较为开阔的原因吧,大概也因为我们这次爬到了山顶。站在山顶上,谷中的景物尽收眼底。而
这里还是有山有水,自然风景如画了。
上山是英雄,下山是狗熊。从山顶向山谷中走,每一步都是战战兢兢,害怕哪一步没走好,一下子滑个几米几十米,不但自己摔到了,说不定还会连累到走在我前面的人,那可就罪过了。
山谷里有一间房子,门口搭了个大篷子,是个小饭馆。旁边有清澈清冽的水,仿佛有巨大的吸引力,女生们立刻脱了鞋站到了水中,享受难得的清凉。吃过饭,我一个人懒洋洋地躺在碎石河滩上,恣意享受着这以后可能再没有机会体验的放纵感觉。
继续向前,我们坐船穿过一段水面。东方很有兴致地亲自尝试了一下撑船的感觉,于是他在我们眼中就成了“专业撑手”。由于游览的路线是个绕着山寨的大圈,于是我们又开始上山了。田广仍旧是一马当先,我们仍旧是一路尾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田广大受我们欢迎,于是我们问他能不能和我们一起回去,明天也一起玩。伶牙俐齿聪明能干的小家伙欣然同意,和我们一起回到了凤凰。
回到客栈,我们得知店里刚又住进了一位新住客,并特地在我们回来前买了些米酒和食品。晚上见到了他,原来也是个大个子,看其来很壮,实际上却比我们七个都要小一点,学摄影,于是整天到处旅游,生活到也轻松惬意。
晚上我不胜酒力留在客栈PS2,他们出去玩的人回来,爆料说左手和卢克叔叔又放了多少河灯云云,又看到了多少loli之类的,新朋友的绰号也历史有了着落,他被孩子们唤作“大脸猫”,于是我们就以“大猫”称呼之。

第六天,我们在凤凰的最后一天。今天大概是这几天玩得最快活的一天了。早上是本来因为天气不好而准备放弃掉的漂流活动,没想到最后一天居然就奇迹般地放晴了,这可让我们欢呼雀跃了好一会。
我们这一大帮人,还有大猫和田广,浩浩荡荡地奔向漂流的地方。除了门票,我们每人还装备了一件所谓的雨衣和一双草鞋。实际上雨衣根本就无法起到防水的作用,反而影响了身体的活动,只是稍微还有一点保暖的作用。其实整个漂流过程中的水流都不是很急,只是有几个坡而已。其它的时间基本上都是我们两艘小艇之间疯狂的打水仗。到最后我们一起的几个人,除了太姬全都主动或被动的下了水,主要是因为她现在是我们的金库,要是她下了水,呃,后果不堪设想。等大家都湿漉漉的上了岸,岸上早就有车等在那里,接我们回漂流的出发点。花了些时间收拾好,午饭时间也到了。
今天的第二个目标是溶洞。那里的景色果然还是需要配合灯光来看的。尤其是刚进去不远的那一片水域,如此的平静,完全就是像镜子一样反射着水面上的光景,可惜我的技术不行,完全照不出眼睛所能看到的那种效果,残念一下。把整个都看完,发现还是那片水最美,连人一起也平静下来了。
回到客栈,大家都开始收拾东西。明天是最后一天,就要离开了。

第七天,以及归来。万事就没有完美这种说法,去得顺利,玩得开心,总该有点东西调剂一下。从凤凰出发,坐几个小时车回怀化,然后去火车站买票。这时大家才发觉,火车可不想想像的那么容易到手。好不容易买到票,只有第二天的,而且是站票。于是怎么在怀化再过一天是当务之急,而且,银子也不多了。这个时候太姬成了我们的救星,我们才能够顺利地在怀化过上一晚。
确实,13个小时的站票对我们确实是个考验,而且还是熬夜。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毕竟过来了。对现在我们来说,我们能够克服的困难又多了一个。

旅游结束了,生活又会恢复正常。大家又开始各忙各的,为各自而努力了。

Posted in 绚烂的光 | Tagged: , , | 3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