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warzes Papier

Ich schreibe mit schwarzer Tinte.

Posts Tagged ‘同学’

in PK 2

Posted by Brian 于 2007/05/09

小贱贱去北京算是好好重新体验了一把大学的宿舍生活,只不过这次的宿舍比以前稍微又大了一些。

屋子感觉似乎比在学校的时候更乱,大概是因为屋子比较大,堆东西的地方比较多吧。 热情欢迎我的还有小贱贱,一只六个月大的狗,还是母狗,人来疯一只。本来计划好的因为某些不可抗力而不得不临时变更,薛振东29日早上直飞扬州,郑健偕夫人于1日也飞了扬州。于是屋子里就剩我和睡神,以及小贱贱。

30号和庄庄以及于跃一起吃了个饭,一起喝了点酒,叙了叙旧。于跃说看到我仿佛又找回了大学的感觉。大概我是我们中间变化最小的吧,虽然我认为我的变化应该也不算小。只是,和他们相比我的变化实在就不算什么了。不同的工作,不同的生活,交集少之又少,只是4年的同学情谊,不是说淡就淡的。

2号约了ice去骚扰狐狸。近距离体验了一把拍戏。这次狐狸是花了大力气,抱着要做精品的决心,进行这项工作的。而我们都坚信,这次的东西一定会比《格式化》要好上很多。现场有一些照片,可以参看剧组blog五月二日的剧照。现场拍摄的时候因为选在了一条较为繁华的小街,再加上有比较显眼的录音话筒,所以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围观。我还看到有兴致较高的观众拿起手机给他们拍照,于是我在后面照那个拿手机照相的。

接下来的几天本来想继续去剧组瞎晃,但是没人同去,去了之后大概也会比较没去,所以改为和睡神出去逛街,不过,这大过节的,哪里人都多啊。

5号的时候,大家都回了北京,于是又招呼上一起吃了顿饭,算是为我“饯行”, 由庄总请客。吃得不算多,只要还是聊天。回忆过去,展望未来。

约定有时间再战北京,或者杀到武汉来。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 3 Comments »

in PK

Posted by Brian 于 2007/04/29

于是来北京了。

来的时候是体验的D头车,上去之后是一种很出乎意料的感觉。车上很宽敞,座位之间有很大的空间。所以使用了和飞机座椅一样的设计。座椅还可以整排整排地旋转,甚至车厢里还有饮水机,确实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八个小时坐过来还是有些疲倦的。下了车联系到了薛,到他们那里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于是在楼下的餐馆一起吃了个饭,上来安顿好了。本来计划是大家一起去扬州,但是由于买不到火车票,于是只好作罢。过来之后由于薛振东家里除了些事情,郑健决定和女朋友飞去扬州,于是我这边一下子就闲下来了。如果没有很多安排的话,便和睡神出去逛逛。

今天下午去了趟学校。每有很大的变化,不过由于貌似是在迎接什么评比检查什么的,所以很多校舍感觉焕然一新。正好喷到学弟在打球,于是一起到宿舍坐了坐。搬过来的15号楼虽然是最贵的宿舍,不过我们还是觉得以前的2号楼才是最好的。这边虽然有独立卫生间,但是2楼的房间比较大,不断电,通风更好,离教室也比较近,房费也比较便宜。今天正好又碰上了学校的运动会,体育场那边是热闹得不得了。而且,居然有好几次有人把我当作了学生,这感觉,还真是不一样啊。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

悠闲的下午

Posted by Brian 于 2007/03/02

shangri-la忙碌的庄庄今天来武汉了。坐早上第一班飞机来,坐晚上最后一班飞机回北京。 

毕业之后我回了武汉,也就没什么机会和北京的同学们见面了。于是趁着这个机会,和庄庄好好聊了聊。

其实无非也就是聊聊大家的近况,抱怨抱怨繁忙辛苦的工作和总不那么尽如人意的生活。感觉仿佛又回到了轻松无忧的那段时间,只是愉快地回忆总是很短暂。因为大家总在不断地成长着,似乎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未来,它总会应该比现在和过去更灿烂精彩。

在香格里拉和她碰了面。容貌总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气质显得更加成熟了,似乎很难再看到学生气的影子了。

因为她还背负着给薛振东和郑健他们带鸭脖子的重任,于是我们的第一站就是离香格里拉不远的家乐福。买东西很简单,之后我们在下面的KFC坐了下来,吃了点东西,聊了聊天。

她现在这份工作很辛苦,基本上没有正点下班的时候,电话随时开机,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越洋长途打过来。有时候并不是关于工作,也许就只是德国的同事想找她聊聊天而已。于是她一边惟妙惟肖地模仿着电话那边的语音语调,一边苦笑着说这个月电话费又超了。于是我在隔了好几个月之后又听到了曾经每天入耳不断的铿锵的德语,不过现在听来似乎也没有在听力课上那么难么?我猜我大概也能听出来电话里再说些什么,总得有个六七分吧。 

于是又聊到说我梦想开一家书店,庄庄说这个感觉很适合我的性格,很随意那种。不过专业做管理的和我这种连票都没玩过的人的视野确实高了不止一层,谈到做计划,她便是如数家珍,一点一点都能娓娓道来。做生意不是靠想法就能活下来的,要做前期调查,要做产品定位。针对生活区的特点,也许我的店里就会充斥着各种时尚杂志、数也数不清的教辅图书,还有满大街都是“传统文学作品”。不过我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这些东西和我的个人喜好完全沾不上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即便是有一点热忱,也会立刻溺毙的吧。 于是我的结论就是,目前来说我还是比较不着边际,也许等我再长大些,大概会有所改观。

聊到五点,我们又返回香格里拉去接两个德国人。庄庄今天过来算是给他们打个头阵,只不过她想休息到周六的计划由于客观原因而不能实现了。

来的那两个人看起来都挺随和,一身便装,牛仔裤、运动鞋,貌似也很能侃。我跟庄庄说要是把他们介绍给郑健,那一定是找对人了。

似乎老外们很喜欢酒吧,至少是欧美人吧。曾看到过文章这么说,今天也算是亲自体验一回了。连带着看到经常和他们打交道的兄弟姐妹们,也习惯于在酒吧里消磨无聊的夜了。

忙碌的庄庄甚至都来不及和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就要匆匆赶往机场赶回北京的班机了。不过临走之前还有时间和德国人一起在酒吧喝杯酒、聊聊天。

好吧,之后我和他们一起吃完了晚饭,步行返回酒店。我觉得这段时间比较尴尬,不过他们倒没表现出什么,一路说说笑笑,最后握手告别。

也许我真的可以借这个机会重新练练德语,虽然感觉仍旧是听不大明白,不过他们似乎也并没有对要说第二遍表示出十分的反感,但是就我自己来说,仍觉得有很大的压力。最后我又重新确认了一次,中国人和外国人说的外语感觉还是有些区别的。

于是一个悠闲的下午就这么结束了。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 , | 1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