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warzes Papier

Ich schreibe mit schwarzer Tinte.

Posts Tagged ‘成长’

悠闲的下午

Posted by Brian 于 2007/03/02

shangri-la忙碌的庄庄今天来武汉了。坐早上第一班飞机来,坐晚上最后一班飞机回北京。 

毕业之后我回了武汉,也就没什么机会和北京的同学们见面了。于是趁着这个机会,和庄庄好好聊了聊。

其实无非也就是聊聊大家的近况,抱怨抱怨繁忙辛苦的工作和总不那么尽如人意的生活。感觉仿佛又回到了轻松无忧的那段时间,只是愉快地回忆总是很短暂。因为大家总在不断地成长着,似乎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未来,它总会应该比现在和过去更灿烂精彩。

在香格里拉和她碰了面。容貌总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气质显得更加成熟了,似乎很难再看到学生气的影子了。

因为她还背负着给薛振东和郑健他们带鸭脖子的重任,于是我们的第一站就是离香格里拉不远的家乐福。买东西很简单,之后我们在下面的KFC坐了下来,吃了点东西,聊了聊天。

她现在这份工作很辛苦,基本上没有正点下班的时候,电话随时开机,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越洋长途打过来。有时候并不是关于工作,也许就只是德国的同事想找她聊聊天而已。于是她一边惟妙惟肖地模仿着电话那边的语音语调,一边苦笑着说这个月电话费又超了。于是我在隔了好几个月之后又听到了曾经每天入耳不断的铿锵的德语,不过现在听来似乎也没有在听力课上那么难么?我猜我大概也能听出来电话里再说些什么,总得有个六七分吧。 

于是又聊到说我梦想开一家书店,庄庄说这个感觉很适合我的性格,很随意那种。不过专业做管理的和我这种连票都没玩过的人的视野确实高了不止一层,谈到做计划,她便是如数家珍,一点一点都能娓娓道来。做生意不是靠想法就能活下来的,要做前期调查,要做产品定位。针对生活区的特点,也许我的店里就会充斥着各种时尚杂志、数也数不清的教辅图书,还有满大街都是“传统文学作品”。不过我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这些东西和我的个人喜好完全沾不上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即便是有一点热忱,也会立刻溺毙的吧。 于是我的结论就是,目前来说我还是比较不着边际,也许等我再长大些,大概会有所改观。

聊到五点,我们又返回香格里拉去接两个德国人。庄庄今天过来算是给他们打个头阵,只不过她想休息到周六的计划由于客观原因而不能实现了。

来的那两个人看起来都挺随和,一身便装,牛仔裤、运动鞋,貌似也很能侃。我跟庄庄说要是把他们介绍给郑健,那一定是找对人了。

似乎老外们很喜欢酒吧,至少是欧美人吧。曾看到过文章这么说,今天也算是亲自体验一回了。连带着看到经常和他们打交道的兄弟姐妹们,也习惯于在酒吧里消磨无聊的夜了。

忙碌的庄庄甚至都来不及和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就要匆匆赶往机场赶回北京的班机了。不过临走之前还有时间和德国人一起在酒吧喝杯酒、聊聊天。

好吧,之后我和他们一起吃完了晚饭,步行返回酒店。我觉得这段时间比较尴尬,不过他们倒没表现出什么,一路说说笑笑,最后握手告别。

也许我真的可以借这个机会重新练练德语,虽然感觉仍旧是听不大明白,不过他们似乎也并没有对要说第二遍表示出十分的反感,但是就我自己来说,仍觉得有很大的压力。最后我又重新确认了一次,中国人和外国人说的外语感觉还是有些区别的。

于是一个悠闲的下午就这么结束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 , | 1 Comment »

一句话

Posted by Brian 于 2007/01/29

今天出去吃饭,有长辈说我已经看不出什么学生气了,于是感到很悲哀。发生在身上的变化似乎太快了些,完全不是我希望的方向。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1 Comment »

天冷了

Posted by Brian 于 2006/11/14

https://i1.wp.com/shopping.gogorock.com/imageUpload/product/%B5L%A6L%A8%7D%AB~-LL.jpg天冷下来了。有点冬天的样子了。
又在听无印良品了。他们的音乐总能让我找到符合心情的地方。

昨天又去了一趟工程公司。这次是两个人的面试。一个是管人事的副总,另一个大概是负责工程一类的了吧。
其实作为聊天来说,也是很平淡无奇的,一问一答;作为面试来说,我很清醒地认识到是很失败的。几乎就是不间断的冷场,我就是在简短地回答着两名副总提出的各种问题。

其实大家都比较无奈的。
上次老妈明确告诉我是托了人,所以才只有我一个人被分到了工程公司,理由是这里是集团唯一有涉外机会的部门,在集团公司的介绍网页上也提到了公司在国外有工程。我过来之后,人事副总也很明确地告诉我,因为的专业比较尴尬,所以很难找到合适我的岗位,这些稍微一提大家都明白。但是因为是集团分派下来的新员工,这边也必须接收,而不可能像单独的公司直接把我拒之门外。于是这给公司这边带来了我认为是不小的麻烦,居然还专门花时间开会讨论如何安置我的问题。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块碎石头被扔进了一台机器里,要怎么才能不影响运转还得好好利用上这块石头呢?
就我自己来说,我很不喜欢这种被瞩目的感觉。如果有另一个人和我一起过来的话,我想我会好受的多,至少他会帮我分担一半的关注。现在我也不喜欢这种托人找关系一类的事情,觉得很没意思。上大学之后我大概学着关注起自己的感觉来了。我大概对分配的结果是比较无所谓的,抄表、办公室或者重学技术我都不在乎。说好听了是“随遇而安”,往反了说就是“没上进心”一类的吧。
但是这种处境谁也不能怪,永远都是我自己的悲剧。虽说“天生我材必有用”这种话见过无数遍了,但是我似乎从一开始就在一片迷雾中彳亍而行,这么多年我根本没有看到某种明确的方向,这也确实是自己的问题。

我的梦想是开一家书店,其它的全都无所谓。

薛和郑健说:“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这是在说我。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 3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