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warzes Papier

Ich schreibe mit schwarzer Tinte.

Posts Tagged ‘生活’

Posted by Brian 于 2010/07/26

小区门口用的是电子门,从外面进来要刷卡才能开门。

这套系统运行以来也过了很久了,门上的电磁铁似乎也不甚好用了:以前是只要关上了,基本上很难在不断电的情况下徒手打开的;现在的电磁铁似乎也开始怠工了,几乎不费什么劲就可以打开。

所以每天晚上关了店和老妈一起回来的时候就产生了一点小矛盾:通常是我走在前头,然后我刷卡开门,然后老妈通常会来上一句:“可以推得开啊。”虽然老妈不停地在说,我仍旧是自顾自地刷卡开门,即使是老妈走在前头的时候我也会抢在她开门之前刷一下卡。

这是不是一种代沟?或者只是我一个人在一旁乐此不疲地折腾自己?

不管那扇门是不是能够轻易被推开,我认为门和锁构成了一道规则,那么要进门就应该遵守规则——刷卡开门。虽然刷卡进门要多花那么几秒钟时间,但是我履行了刷卡进门的义务,那么我也就该行使要求社区保安进行保护的权利。

像老妈这样直接推门而入的人在小区里很难说是少数,是不是这就是我国难以实现法治的所谓“群众基础”?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

维稳

Posted by Brian 于 2010/07/13

最近似乎是稳定下来了。

书店每天早上九点半开门,做做清洁,就可以坐下来看书了。看书、上推,十二点半的时候老妈就会来换班了。通常来说,在中百买盒饭的时候是白天时间里最舒服的时间——谁要敢跟我说大夏天的好不容易吹吹空调不舒服看看!回家吃饭,顺便下载新番,然后再稍微睡会,两点半去换老妈,接下来就是重复上午的活动一直守到七点左右老妈来换我回去吃晚饭。吃饭、洗碗收拾一下,八点过点再去准备关门。

于是一天基本上就这么过去了。周二、四、六去进货,有时一点、有时一包。反正不管多少,总是去的时候书包很轻,回的时候书包重死。

前段时间还在推上和豆瓣上说最近看书效率提高了不少。每天守店占用大部分时间,没有电脑和网络,除了看书其实也没什么别的娱乐了,最多就是手机上网刷刷推。积压了两年多的杂志看完了大约有一半了,还有店里的书也选了一些看完了。开书店的优势就是买书的成本低了不少,也有更多的时间看书,可是这看书的成本到底有没有降低呢?

总觉得,似乎是回不到以前那种看书的状态了。少了些热情,多了些杂念。以前曾有过一本哈6一晚上通宵看完的记录的,现在似乎很难再找回这种激情了,小说总是看了一段就得放下休息一下然后才有力气接着看下去。不过现在选书的方向和以前也有了些变化:之前在学校的话看书大多是各种幻想类的小说;回来之后选的虽然也是小说为主,不过多了些流行元素;这几个月进书来看,人文类的书多了一些,再就是文章篇幅变短了。豆瓣上看得到最近看的书:《我的奋斗》、《我们台湾这些年》、《民主的细节》、《冰眼看日本》、韩寒的两本《杂的文》、《可爱的洪水猛兽》和唯一的一本小说《三体》,最近正在看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也可能是受了些推特的影响,不好说这种影响到底是好是坏。

书店的销售情况较上月有了明显的进步,尤其是近期:无论如何,每天都有进帐,最近半月有6天营业额超过了100块。当然,达到日均营业额300左右才能做到大致的收支平衡,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还是需要多多努力的。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

Posted by Brian 于 2010/02/19

大年初六,今年的新年已经算是过完了。

武汉禁鞭已经很久了,我们也长大了,这年味似乎越来越淡了,

这种感觉似乎并不只是因为禁鞭的原因,年龄的增长使得我们的头脑和眼界不断地增长,不同的职业与经历使得家族里的人们各不相同。

还记得小时候,那时还没有上小学,过年之前,全家人都会聚集在奶奶的老房子里,在不大的客厅里一顺排开桌子、椅子和铺板,大家各司其职,准备的年夜饭的各种荤食:和面做饺子皮、绞肉馅准备做饺子馅和炸肉丸子、切好的藕片夹好肉馅炸成藕夹,而我们一帮小屁孩则围在大人们身边,一边玩耍一边瞪大眼睛流着口水随时准备在制备的菜品出锅后赶紧先尝一口。而如今,哥哥姐姐们已经拥有了各自的事业和家庭、弟弟和妹妹也毕业了即将踏入社会,要想再看到小孩子围在厨房旁边的日子是再也不可能了。

年夜饭通常是在七点左右开席,一家人都围在餐桌和铺板拼成的大饭桌边。大人们坐一堆,推杯换盏;小孩们挤在一起,对着平时难得一见的各色鱼肉和汽水大快朵颐。八点的时候打开电视关注春晚,吃饱喝足的小孩子则拿着几根香或者干脆拎着大人们的香烟到楼下的阳台去放烟花了。捂着耳朵看鞭炮在地上腾挪跌宕、用发射后的彩珠筒的余温暖暖手指、兴致盎然地摆弄着各种小玩意,越吵闹越开心。

现在我已经习惯安静的年夜,鞭炮声会让人心烦意乱。

但是年不会变。

菊子曰 本文用菊子曰发布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