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warzes Papier

Ich schreibe mit schwarzer Tinte.

Posts Tagged ‘WOW’

A World Ended

Posted by Brian 于 2009/06/11

9cwow时代结束了。

WOW是个好游戏,虽然之前也接触过一些其它的网游,但是说认认真真玩的,并且了解了该怎么玩的,wow是第一个。

基本上是从公测末期开始玩的,然后把薛和郑健也拖下了水,那是在二区,背靠大树好乘凉,因为有几个同学玩得更早一些,所以投靠在他们的公会下。然后这一批人逐渐离开了,于是我们几个人一起辗转投靠了几个公会,不过每当我们3人因为某些原因退会之后,那个工会就很快不行了,于是我们戏称自己“公会杀手”。大三大四玩得是很快乐的,尤其是进了桃花岛之后,那段时间的wow体验很棒,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人。

毕业之后账号被盗过一次,于是渐渐的兴趣也淡了下来。回到武汉之后,因为论坛上的朋友们决定一起再战wow,于是重新又开始了征程,直到9c因为和暴雪、网易之间的原因而结束运营。

虽然早就知道wow即将停止运营,但是具体那一天却没有注意。直到6号的时候在群里看到说要上线拍照留念才惊觉原来这么快啊。可惜都没来得及看上最后一眼,我的人物还孤零零地流落异乡,再也没有返回故乡的那一天了。

CWoW
9C 更新的最后一个版本。

CWoW
本来想上去看最后一眼,结果还是要更新。注意版本号,这个就是号称被9C最后乱改的版本。

CWoW
版本说明

CWoW 9C
当时9C的wow官方站就登不上去了。

CWoW
终于更新好了之后的登录器,什么都没变,各区速度很好。只可惜灰姑娘已经回家了。

CWoW
企图强行登录的结果。

CWoW
最后只能无奈退出。

CWoW
我的wow文件夹。


Posted in 梦中的英雄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

山口山和老妈

Posted by Brian 于 2007/06/04

world of warcraft于是发现又是好久没有更新了。

最近因为某些客观原因,工程始终还是不能继续,周四去了一趟工地,发现只是把前段时间安装的两台阀门和倒门的井室做好了,其余的基本上没有变化。

于是在家里,娱乐大部分就是动画和山口山了。 所以和老妈近期的矛盾就集中在游戏上了。其实老妈也玩游戏,我经常从幻想下些小游戏,于是老妈也会从中挑一些感兴趣的。只是她从来没有,或者说很难,理解像山口山或者无冬之类的游戏,我常玩的游戏。有好几次她在看我山口山的时候指着屏幕上我的人物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你这老跑什么?”我该怎么回答呢?“不跑不走路也可以啊。”还是说:“跑步比比较快。”也可以说:“还可以打怪啊。”在她看来,山口山的意义似乎就定格在跑路上了。山口山的内容就只有跑路和打怪,其中的乐趣和成就感,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理解了。所以她经常会以我坐在电脑前面时间太长了为借口把我赶开,也不管我游戏里在做什么,不管是跑路也好、打怪也好、组队副本也好,这些在她眼里完全没有区别。

我并不是说老妈不对,只是我们的性格几乎就是完全相反,冲突和矛盾自从高中之后貌似有变剧的趋势,也许是之前的管束太过严格,经过大学四年的鞭长莫及,有些以前掩藏起来的东西逐渐浮现出来。我想这应该就是毕业这近一年以来我们之间摩擦不断地原因吧。 但是就目前来看,沟通和交流很难进行地深入,问题的解决还是比较遥不可及的。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 | 3 Comments »

wow 装备和公会

Posted by Brian 于 2006/03/09

MD今天又吵架了。

虽然现在贼的套装还没有齐,却好像没有什么耐心继续刷,于是在玩小号法师。

今天ZG,出了曼多基尔之刺,一把很不错的弓。于是薛想拿,同行的一个贼也想要,因为高敏捷。于是稍微提了点DKP之后,就给了薛。

解散回城,好像公会频道里就开始了一轮讨论。起因就是这个弓。

最后又像通常一样,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而且还有好些人仍就是感到不满意。

从一开始,kenn的桃花岛,或者说我们的桃花岛,就力图走一条路线,一条不会因为副本和装备而造成成员之间不和的路线。

但是我想会里还是有很多人,仍旧希望通过各种公会副本活动来不断提升自己的装备水平的。我决不能说这些人的不是,因为wow这款游戏或者说这类的游戏,仍旧只能通过不断推出新区域和新装备来吸引大部分人的眼球。而随着游戏中顶级人物越来越多,就的装备和区域对他们逐渐就失去了吸引力,那暴雪还能怎么做?

不断的raid和装备,大概也不是kenn最初的想法。他想要会里的朋友都玩得开心,于是从小带监狱,到后来奔放的黑上,这一批起来的朋友们几乎就是kenn亲手带大的。我们建了QQ群,我们有了一个小论坛,许多朋友都在论坛上注册,也经常参与讨论,到最后我们有个公会制度,因为人手不够而先于MC开始ZG,有了DKP。那种最初的挑战自己的感觉,逐渐离我而去。直到现在,ZG的某些boss我们已经能开始轻松farm。

但是他似乎放不下什么东西,寒假的时候就在论坛上发过帖子,力争尽快开始MC,于是我们开始MC了,和别的公会一起。但是我却对MC提不起兴趣,虽然那里有紫色的套装,紫色的武器。我也见识过其他公会MC时的场景,感觉有些难受。语音频道里ruler指挥的叫喊,冗长的通道,动辄数十万、上百万的boss血量,在boss面前PC们的渺小体形。一切就好象一种折磨。PC们要慢慢地、毫无破绽地把boss磨死,boss则把玩家们的新鲜感和谦逊的姿态一点不剩地迅速车得一干二净。

今天的讨论到最后似乎都快收不住了,kenn甚至都要动用权威来停止讨论。但这些都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桃花岛差不多是我们一起看着长大的,kenn在其中花费的心血也是有目共睹的,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行进得太快了,它早已逃出了我们期望的路径。kenn希望它是全服唯一的不会解散的公会,但是我们谁也不知道结局如何。

Posted in 平凡的传说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